明星要闻

被困“孤岛”十天 心系群众冷暖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18 10:00
内容摘要:   其次,是将译著与底本进行对比研究。 2014年,该公司在拉萨经开区正式挂牌成立。 发展至今,“吉祥粮”商标已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同时,该公司还被认定为自治区、拉萨市“科技型”企业和农牧产业化

  其次,是将译著与底本进行对比研究。

  2014年,该公司在拉萨经开区正式挂牌成立。  发展至今,“吉祥粮”商标已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同时,该公司还被认定为自治区、拉萨市“科技型”企业和农牧产业化“龙头企业”。该公司负责人胡久平介绍,公司目前上市和研发储备的产品有青稞奶贝、青稞牛奶、酸奶、青稞馒头、青稞醋和酱油、青稞挂面、青稞八宝粥等20个系列100多款产品。仅“吉祥粮青稞酥饼”这款产品,在2018年就卖出了1900多万块。

  各单位在开展主题教育的过程中,坚持把学习研讨与工作实际结合起来,聚焦主题主线,把学习教育和调查研究结合起来,贴近实际抓落实,推动广大党员干部自觉践行初心使命,更好地推动各项事业发展。

    张志刚坦言,很多垃圾焚烧发电厂周边的居民对发电厂持排斥态度,这是有原因的。即使有再严格的标准,只要塑化剂垃圾分选不彻底,发电厂就会或多或少产生有害物质,比如二(口恶)英。  “即使二(口恶)英排放符合标准,也会让人心生忌惮,因为这类物质太可怕。

  (完)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责任编辑:姜楠]核心提示:11日至13日,2019北京世园会迎来广东日开放活动。

被困“孤岛”十天  心系群众冷暖

  一头乱发、满脸胡茬、全身疲惫地回到家中,正是老父亲过世四十九天的日子。 妻子看到他弓身走进门,悬了整整十个日夜的心才算落了下来,浓浓一层疼惜随即浮上眼底。 “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去驻村,都驻过两回了,何况你的年纪那么大,孩子这么小,之前都已经有一个肾丢在了江达县,你就是不听,看这回差点把命给丢在那里。 ”  这位被埋怨的丈夫正是西藏昌都市民政局驻江达县波罗乡宁巴村工作队队长登巴。

他将三岁的女儿搂在怀里,歉疚地看了妻子玉珍一眼,微笑着不语。

他知道她这么多天的牵肠挂肚比自己身处危险处境更多一重折磨,是该让她宣泄宣泄。 由于一段时间没见小女儿罗松措姆,她略显生分,不断地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鼻头一酸,脑中却忽然想起了村里与女儿同龄的几张惊慌而依赖的小脸。

比起驻村的十个月,朝夕相处“孤岛”的十天,包括孩子在内的村民们对他的信赖和信任前所未有。 昌都全景  “水龙头坏了”  2018年10月11日,西藏江达县波罗乡境内发生山体滑坡,造成金沙江断流并形成堰塞湖,宁巴村处在堰塞湖上游,距离滑坡地带仅仅15公里。

  “队长,快醒醒,水龙头好像坏了,水都漫进房子里了”,早上五点多,登巴被睡在另一角的队友扎拉摇醒。 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可不是,一只只鞋子都摇摇晃晃地浮在水面上。

他立即披衣而起,出门又是一惊。 哪里是水龙头里的水,金沙江的水居然涨了很多米,涌进村委会里了。   “快快快,把所有人都叫起来,一个都不能少”,登巴对身后惊愕不已的扎拉说完这一句,立即拨打电话,向江达县委常委、波罗乡党委书记四郎旺修汇报了紧急情况。 之后,开始一路小跑着挨户敲门,同时给存有手机号码的村民打电话。

“村长,快起来,快让双联户户长通知联户家庭马上转移,水涨起来了,不说了,你出来看就知道了”。 不到半个小时,在地势低处安家的村里人开始扶老携幼,在登巴和村干部、驻村工作队员的带领下,顺着山势向高处走。   “太险了,当时我们到了半山腰往下看,村委会正一点一点被大水淹没,幸亏队长沉着镇定,所有人都得以安全撤离。

”扎拉有些后怕地说。   到中午两点,金沙江的水面还在不断上涨,登巴安排人全面清点人数后,和三名队员再次带着村民进行第二次转移。

这次是转移到了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但是登巴还不敢放松下来。

“我们驻村工作队、村两委和联户长每天早中晚三班进行巡逻,查看水面上涨动态,并及时反映到上级部门。 ”  “再怎么样都不能做出这种行径”  当天下午3点左右,宁巴村的移动线路被冲毁;晚上11点左右,电信线路被冲毁;夜里2点左右,通往外界的公路全部被淹没。

整个村彻底失去了与外界的沟通,成了一座“孤岛”。

  “水还会不会继续涨上来啊?”“我们是不是就此无家可归了?”“政府要是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呢?”江水在不断上涨,大家心里的忧虑也不断化成一个个问号向登巴袭来。 “专家这个时候肯定在讨论解决方案,大家要耐心些”“党和政府一定会尽全力帮助我们度过难关,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大家不要慌,我们早就把情况汇报上去了,政府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们的”,登巴耐心地解答着,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村民们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   为了不让村民们的心理再这么焦虑,在山上的每天早上,登巴都把大伙儿召集在一起,让有“外边”消息的村民分享给众人,再组织大家一起去修复村里的道路,每天有事儿干了,村民的紧张心情有所缓解。

  为了抢时间,干部和村民们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都没带出来,全靠住在山顶上的群众接济。 在紧张和不安中,最难熬的几天总算过去了,10月13日上午10时,堰塞湖水位漫过堰塞体自然溢出,水面停止上涨,下午2点左右,开始慢慢回落。

登巴正在思忖怎么设法打通电话,和县里汇报目前的情况时,一阵吵嚷声传来。

登巴听出是村支部书记白曾正在劝阻村民做什么事,村民不听,双方起了争执。   登巴循声过去,原来是水涨起来后,一些村民家门口堆放的木头等财物被冲进了水里,水位逐渐下降,有些年轻人打起了这些东西的主意,偷偷下去打捞。

物主自己劝阻不住,就拉着他们找村支部书记理论,没想到,这些年轻人不但不听,还理直气壮地辩解了起来。   登巴听说了,血一下就涌了上来。 “在这样的时候,你们不但不帮忙还想着占便宜,你们知道这种行为叫什么吗?叫趁火打劫,你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因愤怒抬高的嗓门,一下子盖住了周遭的声音,义正言辞的话语,让那些年轻人的头渐渐低了下去。   此后,登巴就守在下山的必经之路,阻止这样的行为。

“还有没有其他人?”“他们看到您在,就往山上跑了”追了几次,捉了几次后,终于没有人再敢这样干了。

  “队长,我家就在上面,离这里很近的,请您到我们家住吧”,登巴的魄力、担当和公道,赢得了村民们更多的尊重和爱戴,村民都以能请他到家中来吃顿糌粑、借宿一宿,来表达这份朴实的情感。 “当时肚子咕咕直叫,可就是伸不出手,群众的食物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拿他们的东西……”驻村工作队不接受群众自发送的食物,村民便寻着时机,偷偷把东西放到他们的屋子里。 “我给村民办事是我的工作职责,群众看到了,认可我们的工作,给了那么深厚的情感回报,这将是我人生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会继续努力,为群众做更多的事。 ”登巴回忆起这些情景感动地说。

  “我们姊妹俩原来一直不愿意到县集中供养中心,在山上的日子,登巴队长不断劝说我们,现在我们决定去那里了。 ”60多岁的五保户布珠老人说。

“登巴队长说了,如果我们去集中供养中心,那里的工作人员会像他一样对我们好。 ”妹妹桑珍在旁边补充道。   阅读全文请点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编:常邦丽)。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